首頁 原創小說 【鳳凰的墜飾】系列小說-記憶、過去、未來(二)

[第二章]【鳳凰的墜飾】系列小說-記憶、過去、未來(二)

「該醒來了吧?不!應該說,該覺醒了吧!我的主人。」

「這、這是……!?是、是鳳凰嗎?」

「我的主人啊!感覺到了吧,睚眥的力量!那一股殺戮的力量波動,若是你找不回,最初的自己。那麼,也別想,再來見我了,懂嗎?」

「最初、最初的記憶。是嗎?」

「沒錯,出發吧!最初的國度,已經準備好囉!」

「出發?怎麼出發?」

「恩,閉上眼,讓你的意識沉澱,回歸你的心吧!」

「……」

,鳳凰的繼承,我的主人阿,跨過這次的障礙,邁向未來吧!」


 

「托利德!托利德!起來啊!你躺在這兒躺多久了啊?」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,很細膩,很溫柔。

「啊……頭好痛啊。」這卻是迪爾特魯的聲音了。

「你怎麼躺在這種地方啊?」

「聽這個聲音,是凜凜吧?」迪爾特魯甩了甩疼痛欲裂的頭,問道。

「嗯!你都躺這麼久時間了?走,我們快回去。」說完她便要去拉迪爾特魯的手。

「怎麼啊?將軍又找我啊……啊、啊!等等啊,別拉這麼大力」迪爾特魯甩掉凜凜的手,自己從地上爬了起來,順勢拍了拍身上的泥土。

「凜凜,這裡是哪裡啊?」睜開雙眼的迪爾特魯,轉過頭來問了凜凜。

「這裡是沃斯大街角落。」凜凜瞪大著眼睛回答。迪爾特魯同樣也看著她,但迪爾特魯卻感覺到另一個身影,他覺得這個身影和他眼前所熟悉的「凜凜」似乎是同一人,他想記起些甚麼事情,但他卻又記不起來。

「噗哧!你幹嘛這樣看著我啊。」凜凜見到迪爾特魯看她看著看癡了,不由得失笑問道。

「沒有。只是覺得,在我沉睡的這段時間,似乎有看見妳。」迪爾特魯搔了搔頭,臉蛋發紅的說道。

「呵呵!我看你啊,是睡昏頭了吧。你也不過躺了六個小時,還夢見我呢!」凜凜一隻手掩嘴竊笑,另一隻則輕輕彈了迪爾特魯一下。

「是嗎?總之,我睡著的這段時間,沒發生甚麼事吧?」迪爾特魯傻楞楞的問著奇怪的問題。

凜凜聽到這一問,想了一會兒,表情突然變得凝重,開口說道:「倒是有一件。」

「嗯?」迪爾特魯坐了下來,打算聽凜凜說完來龍去脈。

凜凜同樣也坐了下來。接著她緩緩張開嘴,嚴肅的回答:「又一批新的猶太人進來了!準備送到薩克森豪森處理。」

「薩克森豪森」,乃是德國納粹總帥-希特勒,建在位於柏林往北約莫三十公里的奧拉寧堡的「集中營」之一。完成時間則是在136年。至於集中營,卻是希特勒當年將四處抓來的囚犯監禁,不!應該說,殘殺、虐打,最後死於非命的人間煉獄!而薩克森豪森身為「示範」集中營,理所當然留了無數人的血淚,前後甚至高達了數十萬人,來自於四面八方四十個多國家!

「元帥他,又要處理人了嗎?」迪爾特魯無奈地搖搖頭,嘆氣道。

「我已經跟父親講過好幾遍了,不過他的理念仍然是要殺盡猶太人,不能留下一絲一豪有關這民族的足跡!」凜凜回答著。

迪爾特魯聽言後,站了起來,準備離開沃斯大街。

「托利德!你要去找父親嗎?」凜凜對著背對她的迪爾特魯大喊著。

迪爾特魯並沒有回應她,反而慢慢的離開沃斯大街。

「唉!等等啦!我陪你去見父親。」凜凜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,是絕對服從的男人,對於上級指派的任一任務,他無一不遵,尤其是希特勒總理親自交派。而數年來,迪爾特魯在四處征戰中所獲得的獎勛,更是高達十數枚。但也因為如此,他槍中所擊殺的人類,早已能堆作一座山;作戰能力也已經是納粹軍中數一數二的佼佼者。不過,盲目的服從,卻也讓他的心中染上一層陰影,無法消除的陰影。


德國總理府,是希特勒辦公的最高機構。分成新、舊總理府,新總理府是在兩年前,也就是1939年修建完成,而希特勒辦公位於新總理府。

「少將!」「少將!」振耳不絕的問候,自從迪爾特魯從沃斯大街回來後,一直都能聽到。而迪爾特魯都只輕輕的點點頭,表示回禮。而這時的他,已換上了戴有少將肩章的將軍服,他快步穿過了新總理府的大門,準備直接覲見希特勒,至於凜凜,則是寸步不離迪爾特魯。

「你一定要去嗎?」凜凜突然從背後叫住了迪爾特魯,聲音不大,但有一種哀傷的感覺。迪爾特魯並沒有回話,只是繼續走著。

「迪爾特魯!!」凜凜突然大聲地叫了一聲。

「……」迪爾特魯一樣沒有回話,不過他轉過了身,雙眼凝視著凜凜。

凜凜抬起頭來,說道:「你,一定要去嗎?」

迪爾特魯聞言,心中突然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悔意,因為他看到凜凜的雙眼是多麼的哀怨,或者又應該說是「失望」?

「不用說也知道,是父親叫我來找你的!而你也清楚,父親找你是為了……」

「我知道!!我當然清楚!!!元帥會讓妳來找我,不外乎就是要指派我去監控集中營的處理工作!!」迪爾特魯直接地打斷了凜凜的話,扯著喉嚨吼著。

「既然你也清楚!我父親幹的這些事情,是天理不容,喪盡天良的事!!你為甚麼,還要盲目的遵從!!」凜凜也大喊著,雙眼早已紅了,一滴滴的眼淚從那雙閃亮的眸子中落入總理府的地毯。同時,也落入了,迪爾特魯的內心深處。

迪爾特魯在瞬間,打了個冷顫。其實他心裡也清楚,猶太人對他來說,實在沒有仇怨。但是,他不懂也不知道為甚麼希特勒,可以以如此殘忍的方式虐殺跟自己同樣身為「人」的性命。同樣生活在歐洲,同樣生長在一塊土地上,同樣是人,為甚麼?還要將他們斬盡殺絕,才甘願?

他也曾經問過自己,這麼做的意義,答案當然是:「沒有意義」。這問題,在這時迪爾特魯的心上畫過一道流星般的弧光。但隨即,也像流星一樣,殞落了。因為這時在他的心中,只存在著……

「凜凜,不好意思。身為一名軍人,身為一名少將。我要做的,只是效忠元帥。我,,命,是元帥給的。為了元帥,我能擊發手中的子彈殺任何人;為了元帥,我能奉獻自己的生命交給黑暗;為了元帥,我甚至能,親手了結自己的性命!這是身為軍人的天職。同時,也是一個軍人的責任。妳懂嗎?凜凜。」迪爾特魯說這話,說得很慢。但語氣,卻很堅決,毫無任何膽怯。

凜凜這時看向迪爾特魯的雙眼,她明白了一件事。要知道,話是可以拿來騙人的,那叫「謊話」;但是,眼睛是騙不了人的。迪爾特魯的雙眼,的確是有萬死仍不足畏之的決心,那是為了希特勒,他能。但是在迪爾特魯的雙瞳的最深處,散發著一股茫然的氣息,像是船在大海飄行了好久,卻找不到靠岸的港灣。那種感覺是無助的……

「托利德,我當然懂。與你,在這裡生活這麼久,我能不清楚你的個性嗎?抱歉了,你自己去見我父親吧,我先走了。」凜凜嘆了口氣,幽幽地吐了這麼句話。接著轉過身去,朝著來路緩緩的走了回去。

「凜……」迪爾特魯像是喉嚨卡住了甚麼一樣,喊到一半,卻喊不出聲來了。

「唉……」迪爾特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,摸了摸左肩上的少將勳章。他有千言萬語要說,卻又說不出任何話來,因為在前方等著他的,是一個無盡的殺戮。而給他這條路,唯一的道路的,同時也是死路的,卻是……

「迪爾特魯,是你吧。我的少將,進來吧!本帥等你很久了……」


 

呵呵!我發現我最近越來越喜歡拖稿了,真是不好意思喔!

我會盡量先寫好草稿的,拍謝。還有喔

尾毛比我更會拖稿,這禮拜他只吐了一張新的手繪圖而已,封面完全沒有消息==真是會混時間的一根毛!

10424287_590198664430843_2967010598429661457_n

 


好啦!所以封面我也沒輒,將就一下英特勒大叔的頭好了==

提醒一下喔,這個女生叫做凜凜,是另一個愛莉爾,可是我不知道為甚麼尾毛要幫他戴那面罩==

 

第二章節第三篇:

[第二章]【鳳凰的墜飾】系列小說-記憶、過去、未來(三)

 

 

 

如果你喜歡,歡迎追蹤 IWAISHIN 愛威信 科技生活:

林威信http://www.iwaishin.com
對於網路科技的興起,帶著懵懂趕著追上這波潮流!

留下您的想法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關注我們

17,529粉絲喜歡
6,987追隨者跟隨
37追隨者跟隨

IWAISHIN 3C 科技

邦尼幫你深度評測